最近心情實在是......複雜欸。

 

好吧,真的要我說,我也說不出個什麼來。

-

我想問,我可以抱著期待嗎?

不想再受傷。

而且其實,那個傷痕還在。現在看見他我依然得裝模作樣才能像以前一樣。

 

可是我自己那個時候也有點神智不清......

天啊。

 

可以當作是一次失誤嗎?畢竟我是服藥後狀態啊(掩面)

原諒我,如果有什麼讓你不舒服的地方我很抱歉。

 

說真的,我很怕那些對我好的人。

如果本來就不打算讓我依靠,為什麼要對我好呢?

-

欸,只有我把這件事當真嗎?

我參加了會議,所以我知道除了國醫,其他學校都有上百人。

為什麼你們不可以讓一個有意願的人來擔任這個職位?

 

我自己一點意願都沒有。我一點也不想去開會、主持會議還有連絡國外,我看到英文頭就痛。

可是我自願了,我他媽自願了,所以就算是在受訓期間我還是要分心處理這個我一點也不擅長的事。

如果你一次的會議都不想參加,可不可以至少寫個信告訴我?

 

我才不相信國防醫學院能夠撐起這個TDSA,軍方的規定太多,人太少。

 

我可以不在乎自己,我原本就不太在乎自己,可是我在乎牙醫系。

謝謝那些有來開會的人,我愛你們。

我好累。

-

我每天都沒有目標,事情一件一件完成之後,失去生活的目的了。

在家很快樂,爸媽的對話總是會讓我笑到岔氣,妹妹可以聽我講心事了(是說沒啥可講= = a),而且我有自己的房間、沙發和獨立筒的雙人床,還有自己選的床罩。

社區門口新開了一間全家便利商店、沒事的時候,我可以騎車在市區亂逛。

 

其實一切都滿完美的,不是嗎?

 

可是我快樂不起來,我的目標是什麼呢?想不出來。

 

(別告訴我是PMS,還有兩個禮拜。)

-

總之,就算吃了藥作息正常,自己沒必要存在的感覺還在啊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.M.Jour 的頭像
D.M.Jour

Small talk.

D.M.Jou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