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的可以說是個傳說了,從去年到現在一直都只是線稿的一張圖......

(噯,先說,我這篇文章是用純文字編輯模式寫出來的(沒辦法可能啞瓠咕狗勢不兩立之類的吧,反正我沒辦法用進階編輯器。也就是說,這篇文章不會很長不然會要了我的命的~))


啊,好的,不知道有沒有在這個網誌提過,Kazama一直想要用自己的作品做一塊長長的褂廉,

可以掛在床邊把床整個遮起來那種XD

別想歪,我沒有要幹什麼壞事,只是開闊的空間會讓我害怕罷了


啊啊,偏題了,我們回到這幅畫來。

是這樣的,從去年的過年前--也就是前年的歲末,我就開始構思了這張圖--

月夜,小狐仙窩在御風的懷裡,把玩著御風手上的折扇;御風秀麗的長髮在夜風中微蕩暗香;兩人都穿著過年才有層裾疊袖,御風一手攬著小狐妖、一手捧著茶杯,若有所思地望著天上的大白月。桂月的風夾著花瓣飄落,兩人坐在庭院前的迴廊下,聽圍牆外頭孩子嬉戲放鞭炮的聲音。


這超浪漫的啊~~~~我萌兄妹(拖出去活埋)


呃,啊,謀啦,總之就是,因為這樣的故事,有了這張圖的誕生---

今天完成了狐狸頭~~~(完全不值得驕傲)

創作者介紹

Small talk.

D.M.Jou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